徐霞客是洞穴探测与研究之父

有人认为,300多年前的徐霞客根本没有现代的探洞装备,是不可能“得洞必进”的,朱学稳先生用详细的摘抄回答了这个疑问。徐霞客当年是打着火把进洞的,他进洞的深度,与火把燃烧的持久度有关。每当朱学稳先生拿着《徐霞客游记》考察洞穴,都会发现书里的描述与眼前事物几无二致。他愈发崇敬这位古代的旅行家了。 

 

徐霞客在3年的西南喀斯特考察中,对洞穴探测与研究的执著追求和不畏险阻精神,呈现在《徐霞客游记》的字里行间。在洞穴数量特多的峰林平原区旅行时,徐霞客《徐霞客游记》的主要内容均是记述洞穴探测的所见所闻。他有洞必探、闻洞必寻、得洞必进的作为,乃当代专业洞穴探险家所不及。这也是他获得巨大成就的缘由所在。据徐学研究者冯岁平(1995年)的统计,徐霞客在游记中记述的洞穴共有350多处。仅在桂林、阳朔的一个半月内,便探测洞穴60多个。

徐霞客对于洞穴的观察记述得全面而丰富。《徐霞客游记》中对洞穴考察与记述的内容有:洞穴所在位置,洞口朝向,相对高度,洞穴长度与规模大小,洞内空间结构,洞穴的成层性,洞穴文化与古迹,洞内人类活动,洞穴生物,洞穴温度,洞内水文(干洞、水洞及滴、流、潴等水流活动),洞内钟乳石的类型与分布。凡此等等,与现代洞穴探险家的调查内容相接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