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河在历史与现实间徘徊

 

2004年6月,那扎陇查河源头地区绿草茵茵、生机勃勃,山坡上一道清浅的水流从地下缓缓涌出,这里就是刘少创按照“河源唯远”原则确定的黄河源头。摄影/刘少创 

2008年的秋天,青海多雨多雪,无论是省会西宁还是日月山以西、唐古拉山以南,每隔三五天,甚至每天傍晚,都有一场悄然而至、阒无声息却润透大地的雨或雪。这些雨雪,对于青藏高原众多冰川湖泊以及发源于此的大江大河来说,无异于天赐福祉。

 

2008年10月,青海三江源头科学考察队在黄河源区进行冻土挖掘,工作人员遗憾地发现他们竟然无法挖到冻土层!据当地人员介绍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黄河源区地表1米以下即为冻土层,现在则要到两三米处才是冻土层,黄河源区冻土层下降问题已经非常严重。摄影/张超音 

就是在这样一个虽然寒冷但蕴藏着生机的季节,我与青海三江源头科学考察队跨越日月山,去对黄河源头进行一次深入、系统的考察。当车队穿过湟源峡谷、登上日月山垭口时,我透过车窗的潇潇雨帘,眺望伸向天际那连绵不断、横亘在车队面前的高大山脉,心里不禁荡漾起一股暖流:母亲河的源头,就在那些大山的深处!